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上人间

一念之慈,万物皆善

 
 
 

日志

 
 

我们渴望不心怀仇恨  

2012-05-11 16:27:24|  分类: 社会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渴望不心怀仇恨 - 天上人间 - 天上人间
 
 
★自己太热爱生活,已没有时间悲伤

萨科齐昨日在爱丽舍宫会见竞选团队成员,称将永远告别政坛,不会再参加任何选举。萨科齐说,看看和自己一样被欧债危机扫下马的其他欧洲领导人,这次竞选虽然失败但还称不上是耻辱。他表示,自己太热爱生活,已没有时间悲伤,对总统之位已无留恋。

 


★我们向城市提出的种种要求,无非是:在付出这一切之后,我有权拥有你。
 
生长迅速的中国城市,彷佛都被两种简化的力量所控制——大势和大钱,它俩走到哪里就一路拥有哪里:大势铺开一张地图,红蓝铅力透纸背的画几个圈,落实出白油漆写的无数个“拆”字,推平了这里生活很久的居民所习惯了的景物。大钱从顶层办公室的落地窗向下望去,看见整幅空地,按下免提呼唤助理:“查查那块地是哪里,给我买了”。人们在这样一种格局下生存,遵守着不知道谁定的规矩,没有商量的余地。所以,无论你用多长时间,用房屋、体面工作、家庭堆砌起多么自以为牢靠的存在感,仍然可能感到无力,仍然会有些事情告诉你:你决定不了你的生活,你弄不清楚那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这样,你仍是个外邦人,你和这座城市井水不犯河水。
 
——阿莱夫

 

★我们派个村支书出去就能收拾他
 
阿基诺三世是著名的花花公子,菲律宾民主体制的实质是家族政治,所以这位花花公子当上了总统。黄岩岛与三十年前的马尔维纳斯群岛不一样,当年撒切尔夫人面对的是阿根廷军政府首先动武。这位花花公子哪敢动武?只敢虚张声势地挑衅。如果单挑的话,我们派个村支书出去就能收拾他。

——余华 

 

★如果我们还有梦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
 
 
★对外用兵,国内必有不幸
 
对外用兵,国内必有不幸。韩战配合镇反,印战配合大饥荒,珍宝岛配合文革,越战配合严打,这次要真打了会有啥呢,估计也就是抓一大批汉奸吊起来。。。
 
——莫之许
 
 
★此段子属内涵贴
 
“先森,您看,我们的楼盘依山傍水,状元地段,超然生活,国际典范,处处彰显品质,最重要的是,距离美使馆仅20分钟车程”……此段子属内涵贴,它所隐蔽的信息和态度可把玩再三。
 
——转帖段子
 
 
★太平洋的风
 
是的,我要感谢香港和台湾,他们庇护了中华的文化,把这个民族美好的习性留了下来,让很多根子里的东西免于浩劫。纵然他们也有着这样那样的诟病。而我们,纵然我们有了丽兹卡尔顿和半岛酒店,有了gucci和lv,我们的县长太太也许比他们最大的官员还要富有,我们随便一个大片的制作成本就够他们拍二三十部电影,我们的世博会和奥运会他们永远办不起,但走在台湾的街头,面对着那些计程车司机,快餐店老板,路人们,我却一点自豪感都没有。我们所拥有的他们都拥有过,我们所炫耀的他们的纳税人不会答应,我们所失去的他们都留下了,我们所缺少的,才是最能让人感到自豪的。
文化,法制和自由是一个民族的一切,别的国家不会因为你国的富豪疯狂抢购了超级跑车和顶级游艇而尊敬你的国民。坐在空客330的机舱里,飞翔在两万英尺的高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上海,窗外望去,都是海水。既然我们共享着太平洋的风,就让它吹过所有的一切。
 
——韩寒
 
 
★灾难性医疗支出

语出《新世纪》周刊新一期专题,标题是“大病难愈”。针对俗称“大病”“重大疾病”等既有概念,该专题给出“灾难性医疗支出”概念:“国际上有另外一种衡量标准,即灾难性医疗支出,其标准是一个家庭的医疗支出占家庭可支付能力的比重等于或超过40%。这意味着一个即便有较稳定的收入、有相当积蓄的家庭,也将因大病而陷入困境。”依据《柳叶刀》新近一项调查显示,2011年度中国灾难性医疗支出的发生比例为12.9%,即1.73亿中国人因大病陷入困境。

——黄集伟

 


★在往事之前,弯身为他上一炷香
 
应该完整地回想一个人,将他作为朋友,即使他是已经送命的凶手;应该承认他的血腥,是给还活在世上的自己的殷鉴,记得自己和他多么相似;应该朴素地抓住命运的本质,去掉戏剧化也去掉冷漠,在往事之前,弯身为他上一炷香。
 
——宋石男《朋友》
 
 
★我跟死亡有个约会
 

昨天下午跟小鱼精探讨一个问题,说了很多有哲理的话。我们探讨的问题是:“想象一下,我该如何死?”这个问题是我提出来的。

小鱼精说:希望你死于美女,或者死于自由。估计会死于一个激情的夜晚。

我说:我会死于一个温暖的怀抱。会死在一世情而不是一夜情里。我希望自己是开着玩笑死的。

而我们共同的观点是:热爱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和我们以为完美的女人。

小鱼精说:如果一个人持之以恒的啰嗦着,说明他还有一份热爱。

这是他说过的最有哲理的话,我很欣赏。

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一辈子。一辈子,我们会遇到许多人,有些人会成为我们亲人,有些人会成为我们的朋友,还有一些人会跟我们发生冲突、产生矛盾,这些相遇都是未知,都是邂逅。可是,从出生的那一刻,我们都在赴一个叫做死亡的约定。不论是谁,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这个约定都会在它应该出现的时刻出现,所以说,人生其实就是赴一个死亡的约定,没有人能够爽约和失约,这才是真正的命中注定。
 
——小远
 
 
★达明一派的香港
 
此前達明一派演唱會的政治意涵,我寫了篇較長的文章:经典歌曲「今夜星光灿烂」则浓缩了整个夜晚的讯息:「请看一眼这个光辉都市/再奔驰/心里猜疑/恐怕这个璀璨都市/光辉到此」──此時萤幕上璀璨的香港建筑夜景,一个个逐渐崩塌。
 
达明一派的诞生正好是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之后,彼时他们唱出了九七前香港人对未来巨大的徬徨与焦虑。而此刻,隨著中国大陆资本和移民的涌入、西环在香港角色的日益庞大、香港民主前景的不確定,达明一派在九七年前所歌唱的香港人的不安感似乎逐渐清晰。
 
 
 
——张铁志
 
 
★猫有九条命,你有多少条?
 
喜欢中菲一战的人,不知是自己还是有兄弟参战?如此热血沸腾!自卫反击战死难战士,其母33年后在很多人资助下才第一次去看到儿子之坟;抗联合国援朝,很多战士回国遭受迫害;至于国军的抗日英雄,曝尸荒野,牛羊践踏,腾冲、岳麓山等地发生多起。猫有九条命,你有多少条?
 
——冉云飞
 
 
★从墙上下来就好了
 
在感情层面,也是一样的。形单影只的时候,看别的姑娘因为寂寞就找人陪伴,虽然心里也觉得自己做不来,但总归有些羡慕的。看有的女人因为提高生活质量而结婚,虽然看人家立刻过上了完美主妇生活很好,但自己确实也做不来。尤其是对精神世界要求太高的,总觉得谈现实太现实,谈经济太庸俗;而在现实的姑娘眼里,仅仅为了喜欢或不喜欢,因为共同语言,就蹉跎了岁月,实在也是不划算的啊。——你要承认,每个人的价值观确实不一样,但只要你选对了适合自己的、自己喜欢的那条路,走下去就是了,人生某个时刻还是需要有些偏执的,因为,现实和梦想,中间有时有一面墙,绝大多数人很难做到推到它,或开一扇门(我当然希望你们都能啦),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从墙上下来,选择投身现实,热火朝天“庸俗”的活着,或在精神世界里餐风饮露,这也都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一旦落地,就踏实了。
 
——庄雅婷
 
 
★中国文艺很荒凉
 
中国文艺很荒凉,瘦得只剩肱二头肌,疙瘩肉。瞧着挺壮的样子,看上去繁花似锦。就象中国体育,全世界拿金牌,可是社会上哪有体育?人民哪有体育?到处拿奖的“体育”是中国最壮的一块肌肉,其他部分瘦得要死。
 
—— 陈丹青
 
 
★政府的那些事
 
陈出来后,各种骂美国大使馆的声音反而出来了。我想,如果接陈家老小去美国,大家就能满意,美国没理由拒绝,这对他们来说,是小成本的事;而出卖背弃陈,把他弄出大使馆了事,甚至会让美国国内及全球许多人痛批美国政府,成本反而极高。我都怀疑有些阴谋论是有意放出来把水搅混的。
 
只有继续改革,把市场还给市场,把民众的声音还给民众,把民众的自由还给民众,这个社会才会稳定,才会继续进步和持续创造财富,执政党的政权才能无比稳固,反其道而行之地维稳,好比在下沉的泰坦尼克上打压那个高呼危险的乘客,于事无补。
 
一个腐败的政府,会用通胀抢夺你的财富,会用”爱国主义“掠夺你的理智,当你又穷又蠢时,你就更容易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连岳
 
 
★我走太快,灵魂落在后面
 
在墨西哥,有一个离我们很远又很近的寓言:一群人急匆匆赶路,突然,一个人停下来。旁边的人很奇怪:为什么不走了?停下的人一笑:我走太快,灵魂落在后面,我等等它。是啊,我们都走得太快。然而,谁又打算停下来等一等呢? 如果走得太远,会不会忘记当初为什么出发?
 
——白岩松
 

★幸福

所有这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工作是不重要的,吃饭是不重要的,你爱不爱我是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夏日天空中无缘无故回荡着的沙沙噪响。

溽蒸而肥大的云,疲倦的风,分泌许多弗洛蒙的胀红了脸的花草。

这些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儿时的松花江,我向里边扔个套绳的瓶子,她还我许多活蹦乱跳的小鱼。

重要的是儿时的兴安岭,许多鸟兽远远地呼应,远远地逗引:来啊,我在这!

唯一正当的职业是做伐木工人,一个秋季的伐木工人。

我踩得肥厚的落叶起伏喘息,阳光射下来,照在我周身的皮毛上,照在我的裸露的胳膊上,

照在我的原始的斧头上,没有一棵树会感觉残忍。

——明天刮胡子

 


★在中国,没有一条路是清白的,都吃了回扣
 
 
走在这宽广而污浊的道路上,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要接触肮脏之物。在当下中国,腐败不仅是不言而喻的制度,它甚至成了法律和信仰。它无所不在,你不去找它,它就会来找你;你躲到天边,它就会追到天边。每一个领域、每一个行业都能看见这只肮脏的手:记者写稿要收车马费,教授参加论文答辩要收指导费,医生做手术要收红包,连爱心捐款、寺庙的香火钱都有人贪污。几乎没有人可以清白脱身,再正直的人也必须学会邪恶地生存。有位检察官朋友曾这样描述他的困境:领导在里面抱个小姐,我抱不抱?不抱,还想不想混了?
 
权力的腐败曾是全人类的难题,但在今天,大多数国家已经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当我们研究中国的腐败原因,需要诚实回答两个问题:中国的权力在哪里?在北京。谁来监督?北京来监督。这就是腐败的根本原因,正如阿克顿勋爵所言:权力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
 
——慕容雪村
 
 
★我们渴望不心怀仇恨

菲利普·雅各泰,瑞士诗人,当代重要法语诗人之一。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曾如此表述他的愿望,“愿把世界写成一本美丽的书”。 认为要“从一本书走向世界”。而菲利普·雅各泰正是这一代诗人中卓越的一位,雅各泰总结他的同时代诗人的愿望在于“让所有的书(最终)回归到世界”,他明确地表示:“与其让世界抵达一本书,不如让书返回世界,打开通向世界的路”。

 

《播种期》

菲利普·雅各泰(瑞士)

我们渴望守住纯粹,

尽管恶有更多的真实。

 

我们渴望不心怀仇恨,

虽然风暴窒息了种子。

 

那些种子多么轻!懂得这一点

的人,会对赞美打雷感到害怕。

 

我是树木的那条模糊的线,

空中的鸽子在那里拍打翅膀:

你,人们在头发诞生的地方抚摸你……

 

但是,在因距离而绝望的手指下,

温柔的太阳像麦秆一样碎裂。

(树才译)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