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上人间

一念之慈,万物皆善

 
 
 

日志

 
 

我们建房子不是为了留在房里  

2011-10-18 15:33:07|  分类: 社会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建房子不是为了留在房里 - 天上人间 - 天上人间

 

★19岁摄影师的异想世界

照片由19岁的格鲁吉亚摄影师Stephen Beadles拍摄。别被他的年龄所欺骗,Beadles是位极富想象力的摄影师。他运用长时间曝光拍摄,也进行其他的艺术实验性拍摄。他的摄影作品突破常规,大胆想象,趣味横生。

——显示器

 

★ 中产之怒

温州之殇,催生了一个流行语:中产之怒。动车灾难触痛了很多从来不关注政治和社会问题的中产人士,于是不少知识分子乐观预言,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将挺身而出,为了捍卫自身利益而改变体制。然而,中产阶级在中国远远不够壮大,因为悖论是:他们要壮大,就必须先依附于体制,而至少目前他们依附体制的本能要远大于改变体制的动力。

——张小舟

 

★他们会听到丧钟为谁而鸣的

在网易新闻关于慈善总会2010年度审计报告公布的消息后面,有这样一句网民留言,很有意思:“你可以无视我的权力,但请不要无视我的智商。谢谢!”

该年报显示,包括总会会长范宝俊等会领导在内,48名工作人员年工资总额196万余元,人均年薪4.08万元。工作人员称,会长范宝俊每年领取补贴4.8万元,两名副会长领取4.2万元,还有十几位兼职副会长和理事,基本上不领工资。

老实说,这样的年报,无论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我是一定不会相信的。在官方慈善已经成为过街老鼠的社会大环境下,还有如此清廉的官方慈善机构,谁会相信呢?唯一会相信他们的,可能是一些弱智而已。

这种官方强硬立场其实是一种另类展示,这个政权在轻视民众智商的同时,他们自己的智商,已经越来越利令智昏,越来越白痴了。这种利令智昏和白痴的官方言论继续下去并且越演越烈,他们会听到丧钟为谁而鸣的!

——小远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有这么一种人,买不起房,生不起病,打不起官司,买不起骨灰盒,人家官二代富二代纷纷移民走了,他哪儿也去不了,天天坐在出租房里啃着冷馒头赞美社会主义,掰着手指头历数伟大领袖的杰出贡献,说没有领袖就没有他今天的幸福生活,骄傲宣称自己爱党爱社会主义,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慕容雪村

 

★轻度体

上海地铁发生重大事故,十号线列车追尾,两百多人受伤。下午两点的事情,到四点我回家的时候,我们保安就告诉我了。所以,就从事情的传播速度和广度来看,这是个很大的事故。不过,晚上看新闻,女播音员字正腔圆宣布:上海地铁十号线列车发生“轻度追尾”。

一天工夫,“轻度”已经成了网络热词。轻度不适。轻度愉快。轻度弱智。轻度兴奋。轻度变态。轻度反感。总之,“轻度体”已经代替了“hold体”,中文之重,全在这个轻度。这个,你如果不懂,属于轻度脑残,回家吃月饼吧。

——毛尖

 

★那就是丢人格

与央视一个小妹妹聊天,她抱怨自己所在的新闻栏目做得烂,还不时误导观众。我说,一定要记住,不能主动为恶,主动迎合,新闻素质不过关,只是丢人,新闻伦理不及格,那就是丢人格。

——宋石男

 

★你和所有属于你的,都死定了

教堂给了本《圣经》看,读来有点像《水浒》,又像《教父》,很好玩: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神在梦中对他说:我也知道你作这事,是问心无愧的,所以我也阻止你,免得你得罪我。现在你要把那人的妻子还给他,你若不还给他,你当知道,你和所有属于你的,都死定了。

——潘采夫

 

★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日前,贝卢斯科尼讲了一个笑话:“那个阿根廷独裁者除掉异己的方法是把他们塞进飞机里,还带上一个足球,然后打开舱门,说:‘外头天气不错,去玩吧’。”

至少看过电影《Buenos Aires 1977》的人都知道,老贝的玩笑是恰当的。

去年4月,77岁的阿根廷诗人胡安·赫尔曼谈起那个独裁时期说:“我死过很多次了”,赫尔曼的儿子被塞进在一个铁桶里直接沉到河底。

这位被称为当代拉美最好的诗人曾写道:“我们建房子不是为了留在房里/我们爱不是为了停在爱里/我们死不是为了死” ,但他的儿子被独裁者留在一个铁桶里,他的爱停留在那片河水中,他怀着身孕的儿媳也死了。赫尔曼选择在墨西哥生活,没有回到阿根廷。他的一首诗《回归》留在了儿子的墓地前:“你总是不停地回来,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已经死了。”

如果有谁忘记了“独裁”是什么?那就少看一次尘凯鸽,将眼睛调回到正确的视力,你会在《Buenos Aires 1977》中看到,几个男人在暴雨中逃离莫龙区帕勒拉大街48号,赤身裸体开始了寻找自由的逃亡。在这个暴雨之夜的六年后,阿根廷重新走上了民主之路,这个国家的人民可以高唱那句著名的“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了。

——法满

 

★陪你陪到精尽人亡

学生陪老师睡觉不稀罕,远有鲁迅许广平、沈从文张兆和,近有余秋雨马兰、李双江梦鸽,但至少鲁迅和沈从文不会以阅卷或答辩要挟女生。最近的陪侍新闻甚多,据说中国女足有怠工队员靠陪教练睡觉换取全勤奖,其他队员抱怨“这全勤奖不是白天训练的,是夜里的”。

陪,是一个特别有中国特色的字眼。在人情社会,陪与不陪,直接决定你的生涯。如果能跟着领导陪嫖,想不坐火箭都难。陪领导有许多种方式。飞扬跋扈型的是下品,譬如前湖北首富、坐牢的东星老板兰世立,据说恃财而拽,经常走在领导的前面;点头哈腰型的是中品,这款人基本无过偶有小功,出息也不会大;出生入死型的,方为上品,陈炯明发难时孙中山逃上永丰舰,蒋介石登舰擒王,方奠定接班人政治基础,至于蒋介石刺杀陶成章、汪精卫刺杀载沣,虽然也是出生入死,但独狼出没,没把自家性命跟领导绑在一起,作不得数。

——刘原

 

★我曾怀着至深的恐惧与骄傲写下了每个字

为何文学是值得一生悬命的事业?概因文学便是对意义说yes,对虚无说no。我们靠本能生存,却不免向往神界;我们是凡夫俗子,心中又住着英雄。我们出生、死亡,须臾之间;我们得到、失去,转眼成空。如此人生岂不虚诞?雁渡寒潭,雁过而潭不留影;风吹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如此世界,又岂非无情?正因如此,你才写下文章,诉说平生意气。那文章是美的,你便对生存的污秽说了不;那文章有尊严,你便对卑微说了不。你也可以写下污秽和卑微本身,便对对污秽和卑微的容忍说了不。你写下故事,写下人类的心声,你说,在朝生暮死之间,我曾怀着至深的恐惧与骄傲写下了每个字,而不介意它是否不朽于后世。如此,我们暂得于己,快然自足,别无所求。

——李海鹏

 

★“爱情”今非昔比

那时候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你有车有房,而是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你穿了一件白衬衫。

——吴秀波

 

★我们建房子不是为了留在房里

胡安·赫尔曼是阿根廷著名诗人,他于 2008年4月23日获颁西班牙语世界的最高文学奖——塞万提斯奖。

  他被广泛视作当代阿根廷最重要的诗人,甚至被许多同行认为是当代拉美最好的诗人。

  1930年,胡安·赫尔曼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俄国犹太移民家庭,早慧,少年时即博览好书,长大后做记者,并置身于政治激流,已出版诗集20余部,并被翻译成10种外语。

 

   《习惯》

胡安·赫尔曼

 

我们建房子不是为了留在房里

我们爱不是为了停在爱里

我们死不是为了死

我们有动物的渴望

和耐心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