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上人间

一念之慈,万物皆善

 
 
 

日志

 
 

更严酷的日子来了  

2011-07-05 16:20:31|  分类: 社会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鱼的内脏在风中变冷了

 一周流水杂谈

 

★毁灭中的开始

Jens Assur,1970年出生,瑞典摄影师、电影制作人。从1990年到1997年间,他以记者的身份在瑞典报纸《快报》工作,在将近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过报道。

  从1997年到2001年,他制作、出版了由两部分组成的摄影项目《变幻苍穹下》他穿行瑞典全国,将镜头对准了那些夹缝中生存的人——萨米人,流亡者,地狱天使摩托党以及新纳粹分子。当他拍摄这些事件的时候,发现了瑞典社会中的种种情况与其他国家之间有着相似的联系。

——显示器

 

★红十字是怎样一个会

有人问我怎么看郭美美。我说,史将证明这是一个传奇的女子。这双拎过爱玛仕坤包的小嫩手已经打开了一道门,这辆玛莎拉蒂已带我们跑向真相的超跑俱乐部。我觉得郭美美身上具备着建党伟业里小凤仙、拉链门里莱温斯基、潜伏里翠萍的综合素质,以及上述三位不具备的IT素质,在一个技术决定一切的时代,她会用微博。且果真决定了一切。

你看,键盘前我们中的哪一位敢用一条微博就让泰山崩于面亦不动色的红十字连开两次发布会,又让千万计的微博用户成了福尔摩斯和华生,让我们忽然知道了天略、王鼎、商红会、红博会、百达翡丽这些生僻的字符,以及郭子豪不是郭长江儿子更不是郭沫若孙子这个非生物链DNA事实……这季节,官员干了黑社会的工作,情妇干了反贪局的工作。

我不会道德谴责郭美美,只是想讲些故事。红十字会到底是怎样一个会?我认为,这个会就是你需要它时根本找不到它,你不需要它时它却忽然出现……的一个会

——李承鹏

 

★中国的慈善机构是很淡定的

在2002年,《南方周末》头版揭露希望工程负责任挪用亿元善款进行投资,最终导致亏损。结果这份报纸几十万份被收回销毁,仅存几千在人间。写这篇文章的新闻人方进玉遭到处理,提供线索的杨女士在2006年患癌症去世,审计报告一直没有对外公开。此前希望工程还有假信丑闻,上海一家规模不大的私营公司捐助希望工程17名学生,他们收到了所有学生的感谢信,结果经查证,仅有3名学生收到了善款,其余均为假信,他们踏访了那片土地,发现感谢信中的一些学生其实已经失学。后来南方周末的记者去做过深度报告,有一家未收到善款的失学的兰姓孩子家中母亲双腿瘫痪,家中孩子全部失学,由于当时中央还征收农业税,而残疾人可以免除农业税,孩子的母亲交不起五十元办理残疾证,所以爬到了当地政府门口要求减免,官员说,你没有残疾证,所以你不是残疾人。后来走访的学生虽然补收到了希望工程善款,但日期其实已经被涂改。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但是如果诸恶一直在作,甚至越做越过,乃至是非颠倒,这一切都不影响后面的那句,众善奉行。

只有众善够重,诸恶才能被诛。

——韩寒

 

★遗产不仅是少数人的遗产

西湖申遗的成功使得杭州多年夙愿得偿,尽管在国内被称为人间天堂,但杭州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并不高。申遗成功只是第一步,杭州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出租车打车难,已成顽疾,黑导游黑酒吧,时而猖獗,更重要的是,房价让年轻人望而却步。西湖申遗成功后,杭州网友口占三绝:

“西湖青青会所新,房价鸢飞愁煞人。前方申遗传捷报,喜极而泣是草民。”

“我们的家住天堂,蚁穴蜗居出租房。待到申遗成功后,房东喜把房租涨。”

住在杭州,住在哪儿?遗产不仅是少数人的遗产,杭州不只是富贵者的杭州。

——王佩

 

★对待贪官就应该灭九族

北大教授孔庆东又出惊人之语:中国应该学习以色列和俄罗斯,成立锄奸委员会,对于那些背叛国家,卷款外逃的贪官污吏,不论其逃到天涯海角,都应灭其九族,父母孩子老婆全杀。

——老蒋

 

★想起蒋经国

蒋经国在台湾开放党禁,引起国民党内部恐慌,有人就向蒋经国进言说:“这样做,国民党将来可能失去政权的!”

而蒋经国的回答是淡淡地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果然,后来国民党失去了政权,又浴火重生重新成为执政党,开始台湾的民主政治。

更多年前,秦王嬴政夺取全国政权后,幻想着其统治千秋万代继续下去,取名秦始皇。结果,不过二世,秦王朝、大秦帝国就分崩离析、土崩瓦解了。

——小远

 

★建党伟业中的演员

我发现,港台演员的气质更适合民国,王力宏清澈,张震端方,梁家辉儒雅,演小凤仙那位眼睛有异彩,而吴彦祖饰演的胡适之,眼神清亮,举止脱俗,简直如胡适博士“音容宛在”,令人赞赏。反观内地演员,除了几个老戏骨,靠演技和气场撑了些场子,演宋庆龄的董洁拘谨,杨开慧造作,军阀猥琐不堪,其他人物也都灰蒙蒙,像落了尘土,看不出神韵来。只有陈坤很不错,饰演周恩来虽是惊鸿一瞥,但气质上佳,令人难忘。

——潘采夫

 

★各阶层都病了,病得很重

为官的不正,是惯出来的,上司的纵容,下属的沉默养出了他;为民的不义,是教出来的,思想的禁锢,信仰的灭绝奴化了他;为富的不仁是纵出来的,道德的失语,法律的失效兽化了他;为穷的不善是逼出来的,贪腐的盘剥,世道的艰难戾化了他。官不正则民不义,富不仁则穷不善,各阶层都病了,病得很重!

——黃力泓

 

★从来都是一般原形毕露

在北岛主编的《七十年代》里,作家邓刚说,成分不好的他,昔年为了办一桌体面的婚宴,在结婚前夜潜入军管港湾摸海参鲍鱼,差点淹死,当一艘巡逻艇驶来时,他不知是被捞起来陷入革命群众的汪洋大海更恐怖,还是笔直地沉下汪洋大海更恐怖。入世而死,或出世而死,本无太多差池,貌似慈祥的人生,貌似奢华的盛宴,在熄灯的那一霎,从来都是一般原形毕露。

——刘原

 

★ 哎呀,洗洗更健康

连见多识广的村上春树都说:“我觉得,对我来说最迫切的问题,是迄今为止我没能真正地爱上谁,有生以来,我从没有无条件地爱过一个人,从没有产生过为了谁可以抛弃一切的心情,连一次都没有。”他没有,那我们也没有,《非诚勿扰》也没有,大家都没有,这是个普遍的问题。谁有?只有杜十娘有。所以她只能死,因为当今的爱情生态不允许。即使她在话本里不跳河,穿越到今天也要再跳河。过去跳了河还有粉丝哭完对对联;如今跳了河,只有广告会说:既然脑子已经进了水,哎呀,洗洗更健康。

——任田

 

★重返上海

20年前我去上海,住在一家大众浴室。这次是住在浦江饭店,(原名礼查饭店),始建于一八四六年。一栋英国维多利亚时期巴洛克式的建筑。饭店介绍说,爱因斯坦、卓别林、罗素、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等名人当年在这里过,曾经是远东最著名的酒店。可笑的是,这只是一家三星酒店,因为旧了所以便宜。旧就是没有档次,低档——这个时代的真理,就是“维多利亚时代”“巴洛克风格”也不能幸免。我捡了一个大漏,享用了落地窗帘、有着路易·波拿巴时代沿袭下来的风格的高背椅;宽阔无比、光线充足的卫生间、铜质的浴缸龙头以及150年前用小木块拼成的原装木地板,踩上去很有弹性,发出普鲁斯特小说里描写的那种响声。

后来我到一楼去喝咖啡,味道相当好。那是我五十五岁中的一日,坐在理查饭店的咖啡厅里,窗外是苏州桥。

——于坚

 

★因为鱼的内脏在风中变冷了

巴赫曼(1926-1973)奥地利女作家。其主要成就是抒情诗创作。她于1953年因发表处女诗集《延迟支付的时间》而一举成名。她的诗多属自由体,往往带有赞歌的音响,使用极其抽象的象征手法,诗中常表现人所遭受的威胁,但也展现人受到拯救的情景。

1948 年5月16日,她在维也纳认识了流亡途中的犹太人策兰。这两位才华横溢的诗人,本来应该有美满的结合。然而,巴赫曼总是觉得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幽魂。这样,爱情自然就没有结果。巴赫曼于12月,去伦敦旅行。这次旅行的感觉,后来留在诗歌“巴黎”和“告别英格兰”中。

这段恋情在她后来的小说《马利纳》里有浓笔重彩的描写。事实上,策兰的诗集《罂粟和记忆》就是献给巴赫曼的。

 

《缓刑的时间》

英格博格?巴赫曼

 

更严酷的日子到了。

缓刑期满的时间

在天边隐约可见。

你马上就得系好鞋带

把狗赶到低湿的庭院去。

因为鱼的内脏

在风中变冷了。

羽扇豆的光凄惨地燃着。

你的目光茫然四顾;

缓刑期满的时间

在天边隐约可见。

 

你爱人在那儿陷进了沙里,

沙涨得齐了她飘散的头发,

它打断了她的话,

它命令她沉默,

它发现她活不长了

每次拥抱之后

都准备永别。

 

不要东张西望。

系好你的鞋带。

把狗赶回去。

把鱼扔到海里去。

吹熄羽扇豆!

更严酷的日子来了。

 

(绿原 译)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