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上人间

一念之慈,万物皆善

 
 
 

日志

 
 

你听见的呼啸声并不是飞机的轰鸣  

2011-06-14 14:25:16|  分类: 社会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听见的呼啸声并不是飞机的轰鸣

 

一周流水杂谈

 

★小大人

Anna Skladmann,1986年出生,德国人,是一位年轻的纪实摄影师,纽约和莫斯科是他工作、生活的地方。她的许多纪实摄影项目都是在俄罗斯完成的。最近,她的新画册《小大人》(Little Adults)出版了。这是一个儿童肖像专辑,这些照片中的俄罗斯儿童是“富二代”,他们成长于不差钱的生活环境中。他们被普遍认为将成为后共产主义国家的中坚力量,这些孩子承受着大人们施加的压力,因为他们寄托着成年人的“成功者”的希望。在这个国家,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许多问题也因此引发、显现。于是,Anna希望用摄影来展现这些情况,她让这些“富二代”孩子们穿着自己的衣服,在自己平时生活的环境里,做着像小大人的姿态来进行拍摄。

——显示器

 

★药家鑫被执行死刑

“药家鑫”三个字自此成为中国人的一个痛点,埋在每个人的记忆里,一遇刺激便迅即发作。这个暗含沉重社会现实的名字,会和马加爵、杨佳、邓玉娇、夏俊峰、钱明奇、李庄等一起,一遍遍描摹这个时代的风情。这个末世符号,让人心惊肉跳。

——老愚

 

★毫无任何道德底线的实用主义者

马云事件对中国民企意味着什么?套用摩根的话就是:极大地抬高了未来中国民企在基督教世界的融资成本;马云,宗庆后,史玉柱式的企业家本质是毛式企业家:毫无任何道德底线的实用主义者;他们的世界里,既没有神祗,也没儒家之“君子三畏”,更谈不上契约精神;没错,红海里的幸存者,只相信成王败寇!

——小神仙

 

★沉默不是金

沉默是金,人们常说。这话还被写成大字,镶在框里,贴在很多墙壁上。人们用它来告诫自己:言多必失,少说多做,祸从口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总之,能闭嘴的时候就闭嘴。

但是马丁?路德金说: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

历史上无数悲剧源于集体沉默。二战期间,普通德国人大多已经隐隐知道那些被推上火车的犹太人的下场,但是他们对此不闻不问,照常买牛奶面包,上班下班,并对迎面走来的邻居温和地问候“早上好”。文革期间,当学生们用皮带抽打老师、或者造反派暴力批斗“走资派”时,也有很多围观群众感到不忍,但他们只是默默地回过头去。今天的中国,朋友们聚餐,点龙虾鱼刺燕窝,结账的时候在座的人中有公职的那位“要一张发票”,这上万块钱的餐费最后摊到了谁头上,不会有人追问。

——刘瑜

 

★中国的年轻人都该去电影院观看

下周,史诗电影巨作《建党伟业》就上线了,中国的年轻人都该去电影院观看,学习前辈不顾反动政府阻挠威吓,冲破重重困难,一心建党,试图造福天下的精神。青年是国家的宝贵财富,青年人有理想,国家才有未来,向九十年前的那些年轻人学习,努力,加油,为中华之崛起,奋斗。

——王小山

 

★有钱人的逻辑

想起多年前的一段故事:有次,和朋友们去一家私人会所玩,带我们去的是一个有钱姐姐。当时大家玩得开心,惊动了老板。正好有朋友认识他,于是他也加入玩耍的队伍。有钱姐姐和老板就对上了眼,眉来眼去和动手动脚是难免的。这不过是夜场中常见场景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最后结账时,老板坚持要请客,姐姐执意要买单。最后姐姐爆发了,扔下一捆钱转身就走。大家追问缘由,她说:在我们这种人的逻辑里,出钱的那个才是占据主动权的。他请客就是他占我便宜,我买单就是我嫖了他。——这种盈亏逻辑,是那种“你喜欢我就要为我买单”的女人完全无法理解的吧。

——庄雅婷

 

★不经意间,还会有一些茫然惆怅

“与我心有戚戚焉。”在亚运村一家酒店公寓的贵宾楼里,这个早晨,突然就冒出这样一句话。

结束边地和那次无望的爱情之旅后,北京于我便成了一座百感交集的城市,亦如数十年前巴黎之于文艺青年和爱情主义者们。

有些时候,伤痕平复了,不经意间,还会有一些茫然惆怅。

北方,我喜欢的北方,我期待的北方,我思念的北方,为什么,每次回到你的怀抱,总令我心潮起伏、心思飘摇!

——小远

 

★懊悔只是生活况味之一

情爱兹事,最是无后悔药可吃。偶见邓丽君当年的入殓照,想起成龙曾说此生最后悔的是辜负了邓丽君:30年前两人热恋,一次吵架后邓丽君从美国飞回香港找成龙和解,成龙当着一班兄弟的面把她晾了半天,终于覆水难收。但邓丽君也算因祸得福,不必尝夫婿红棒出墙、昏话连篇的耻辱,所有的苦水都让替补队员林凤娇喝了。

作为个体,懊悔只是生活况味之一。作为国家,往往却是不能后悔的。最近关于三峡的争论甚多,但不管结论如何,高峡已经出了平湖,移民已经去了异乡,总不能把大坝拆掉。我们需要拆除的,是阻隔着科学和真理的心底那座高坝。

——刘原

 

★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没来的举手!”这是很多人熟悉的集体行动前点名环节的玩笑,比如上课、春游、体检还有——考试。

记得大学时上那些无聊或者没用的大课,翘课的人很多,一间大教室空了一小半甚至一多半座位都是常有的。每次课前点名,老师拿着全年级86个人的大名单顺序点下来,喊“到”的次数总是比实到的人数多很多。

最过分的一次是,某位童鞋托人点名后自己忘记了,又另外托了一个,结果在老师念到他的名字之后,连续响起两声急促的“到”,几乎重叠在一起。这老师也幽默,认真地点完名后还慢慢数了数自己在名字旁边做的记号,然后抬头告诉大家:你们年级在册学生86人,刚才答到的有87个。不错,很团结。

现在想想,这些无聊无用的课的任教老师,应该在黑板前给大家深鞠一躬,朗声说道: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你们用你们那宝贵的青春时光,来陪我度过这注定在将来要被历史讨伐的无聊无用的课程,陪我名正言顺地拿到这份工资,享有一位大学教师的尊严。其实,我也很讨厌这样的课本和教案!

——黄健翔

 

★能这样欣赏诗歌,太值了!

艾略特长诗《荒原》The Waste Land,被搬上iPad,成为神一样的应用,可以逐行听录音、看注释,并且对照雅典娜转世一样的女演员Fiona Shaw的演出,逐字逐句欣赏。虽然价格13美元之多,但有生之年,能这样欣赏诗歌,太值了!

——王佩

 

★华灯一城梦,明月百年心

宗白华先生曾在文章中提到过一句诗:华灯一城梦,明月百年心。16岁时,我曾把它改两字当作座右铭:华章一世梦,明月百年心。我正是默念着它度过了漫漫时光。如今,我写完了这部小说,不暇停留,又去往未来。如果文学是一座雪山,多少人曾眺望着雪线幻想功名。我却想那是我的栖身之所。在朝生暮死之间,你说,你曾怀着至深的恐惧与骄傲写下了每个字,而不介意它是否不朽于后世。在我眼见的一切事物当中,没有比这更风雅、更激动人心的了。

——李海鹏

 

★你听见的呼啸声并不是飞机的轰鸣,

埃乌杰尼奥·蒙塔莱,意大利诗人。少年时学习声乐,酷爱文学。1917年被征召入伍。战争结束后开始诗歌创作。第一部诗集《 乌贼骨 》,使诗人声誉鹊起。

他的诗歌,多年来回响着音乐上的汹涌波涛,使他个人的命运与地中海那威风凛凛、美丽庄严的特色交相辉映,他给1925年完成的第一部成名诗作起了一个奇特的名字:《乌贼骨》。它表达了人在支离破碎的生存中,等不到喘息与安宁的状况。人在现实中不可能维护幸福,乃至无法存留哪怕对往昔的片刻的回忆;痛苦与恶是无时不在的,一步步地蛀蚀着世界,缓慢而无情地吞噬着一切生命的血与肉,只留下一副骸骨。

1975年他因“独树一帜的诗歌创作,以巨大的艺术敏感和排除谬误与幻想的生活洞察力 ,阐明了人的价值”而获诺/贝/尔/文/学/奖。

此诗为蒙塔莱《乌贼骨》序诗。

 

《开篇》

 

蒙塔莱

 

假如,果园内的风带回

生活那涌动的潮汐,请保持愉悦:

此处,一张死去的

记忆之网沉入地下,

没有墓园,而只是一只骨匣。

 

你听见的呼啸声并不是飞机的轰鸣,

而是蓄满激情的永恒的子宫;

看,这片迁徙一空的

土地,已变得如此贫瘠。

 

盛怒越过陡峭的墙壁。

如果你向前移步,就会遇上

那个将拯救你的幽灵:

历史在此处成形,行动,

那未来的尾声将被抹除。

 

这张网紧密地绑住我们,从中找出

瑕疵,冲破它,进入自由!

去吧,我会为你祈祷——此刻,我的渴望

变得如此轻易,我的仇恨逐渐稀薄。

 

(胡桑译)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